对话《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导演赵薇
来源:时光网作者:发布时间:2013-04-28

      导演赵薇今年37岁,依然和她刚出道一样,喜欢在银幕上塑造一个咋咋呼呼、没心没肺又有些男孩子气的形象。只是这一次,她不再亲身上阵了。
 
  看上去经她打造的“郑微”比以前那只小燕更彻底、更轻狂。她大闹男生宿舍的戏像极了小燕子冲进坤宁宫……而这个角色的成功,也令这部一度“拍不下去”的《致青春》获得了良好的反馈,影片在26号首映当天取得了4520万的票房。“票房的事我不关心,交给我的影迷”,她掐掉烟头、戴上墨镜,依旧女王。
 
  4月26日,这部导演处女作《致青春》公映了。这位手捧无数鲜花的一线明星,将小说家辛夷坞笔下最有名的作品成功搬上了银幕。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就像一封写给所有“过来人”的信。写给玩着红白机手柄、腰别BP机的那代人。他们的青春里没有淘宝、没有iPhone;却也曾像如今的95后一样燃起炽热的爱火。其中的很多人已经事业有成也参透炎凉。导演要做的,是吹一把他们青春的灰烬,不求死灰复燃,只求煽起一点记忆的火光。
 
  近日在她的工作室,赵薇接受了时光网独家专访。在听到有关拍摄困难的问题时,她打断记者的问话,让助理赶快把采访间的窗户关上:“外面就像有群鹅在叫一样,不觉得吗?”她没期待谁去回答这个反问句,焦躁完全爬在她的脸上。无论导演的处女作如何,至少那一刻她有了好导演近乎神经质的敏感。
 
  电影的拍摄远没人们想象的顺利:赵又廷数日加班,现场状况频发,李樯与关锦鹏爱莫能助……这些都成为赵薇在给青春致辞中的注脚。
 
  不过她还是坚定地告诉记者:“我仍然很享受去做个演员。”这层演员身份就像一幅盔甲,当她在其它领域耗尽能量时,为她保留着最后的荣耀。
 
  “拍完这部电影我真的感觉成熟了许多,”在青春逝去之后,这个姑娘不再任性,也不再嚣张。

“过去的时光在记忆里变美”
 
时光网:赵薇导演,你好。首先谈一谈《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称《致青春》)这部电影体现的元素有哪些吧。
赵薇:最大的元素就是很大陆。讲老实话,青春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国家(的人)也都会经历。我们的青春跟别的电影青春不同在于,它是彻头彻尾拍一个我们大陆人的青春史。当然小说主要集中在2000年左右,我们剧本上做了一些调整,改到了95年94年左右。其实就是寻找很多过去的环境,寻找过去很多的场景。就是为了让很多看完电影的人,发现那些已在现实中消失的东西。我们的电影能勾起你对过往的回忆,这也是为什么要把一个仅仅发生在2000年左右的爱情故事变成这个有十年跨度的青春成长史的原因。
 
时光网:预告片里学生们骑的那种红色老式自行车很有当时的感觉,不过年代拉远了,在成本、搜集资料和道具制作上会不会都变得困难?
赵薇:我觉得你这个问题特别专业,确实是这样的。因为那些场景都已经不存在了,非常难找。就像我们在南京拍大学(的外景)需要找将近二十个学校一样。那些地方要不就是被拆掉、要不就是废弃,或者是曾经重要但现在已变成仓库的地方。我们就是把这些地方拼成一个90年代的大学。
(记者:电影中哪个旧道具找的最费劲?)就戏里女主角喝的那种啤酒。现在的青岛啤酒,它的罐和盖子和当年的都完全不同(说着向记者比划拉啤酒罐的动作),那时候哪有这种易拉罐啊。但现在这种老的易拉罐在国内已经没得卖了,我们都是在香港买的老式青岛啤酒,运到南京用来拍摄,就会细致到这种地步。
    但是我觉得从拍摄的角度来说,电影的画面还是非常美,《致青春》整体并不是一个古老、陈旧的感觉,而是一种“过去的时光在记忆里变得更美”的感觉。 

时光网:读这部电影全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逝去”二字很显眼。为什么在影片的风格上要做感伤一些?
赵薇:我觉得这不可避免吧,会有一点点这样的(感伤)。你想《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个大喜剧?那是不大可能的一件事情。因为谁年轻时也要走过一些弯路、错失一些东西、放弃一些初衷。反正都是懵懵懂懂的;回过头看,有对有错,该坚持的没坚持,该放弃的放弃了。所以这个电影还是给成人看的,成人才能感受那份过去的东西。当然最好也能让观众感受到自己走过来的那条路,比如我的得失是什么或者我的感悟是什么。

“忠实原著?我看没必要!”

时光网:我知道你很喜欢安哲的电影,据说《致青春》中也有超现实的场景,你在拍摄过程中会不由自主的受这些你喜欢导演的影响么?
赵薇:讲老实话,我觉得我喜欢很多电影,但还没有到那个技术去模仿他们。而且这是一个非常现实主义的电影,更多还是希望跟普通观众发生共鸣。而我喜欢的都是一些偏艺术片的电影。当然,我们《致青春》的情怀还是非常有艺术价值的。
 
时光网:我知道你这部戏对原著改动不小,它那些地方吸引了你?
赵薇:其实最打动我的是李樯的剧本。讲老实话,原著只是一个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但是我当时一直有个念头:如果我的第一部电影就只拍爱情的话,即便拍得非常好看,也不能表达我全部的态度,那些事儿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因为我体验过更深刻、更复杂的感受,或者说我经过人生的历练。那如果(原著)这个载体只能满足我一小部分感受,我就为了它拍去一个电影,就会变得很不值当。改编其实非常重要,所以我就把这个(小说)丢给李樯,因为我们都非常了解彼此喜欢的东西。我问他你能不能改?他说“可以改”,那就很简单的改成我们自己喜欢的(样子)。
  可能书迷看完会问:“你为什么把小说改成这个样?我们非常不满意。”那我觉得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就看小说(好了)。因为小说就是小说,电影就是电影。千万别拿小说过来“看图说话”,那我们干嘛呢?别拍电影了。 
 时光网:所以你是不太认同所谓“电影应该忠实原著拍摄”那种说法?
赵薇:我是觉得没太大必要。如果是个非常棒的小说,你可以尊重原著精神;但是你要根据你所擅长的,或者根据你现有的条件和环境,去改变原来出现的很多东西。你可以保留它的内涵,但是你要换很多东西的。
 
时光网:如果《致青春》算你毕业作品的话,很多人都说这是……(赵薇接过话茬:史上最厉害的毕业作品。)是。其实我就想问,你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团队在幕后:监制关锦鹏、编剧李樯、王菲唱主题曲……那你作为导演是压力更大还是更容易拍了?
赵薇:当然不会压力大了,他们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因为我们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不管在艺术上、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大家都是非常有默契的伙伴。如今我要导一个电影,把我非常赏识的伙伴全都召集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一次特别棒的组合。
  我自己觉得,(当演员的时候)每拍一部电影,我都要重新认识某个导演,重新认识整个团队。光大家客气打招呼,其实耽误了很多时间。比如我跟李樯如果不认识,那我就得说“李老师,请您给我写一个剧本,您要怎样怎样……”,那这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拍了。就是因为大家都非常熟、非常默契,要什么、喜欢什么,都很有共识。这样就能在最短的时间产生最大的作用。

“全中国的演员我都找遍了”

时光网:这部戏的选角过程复杂吗?
赵薇:拍摄过程、选角过程都特别的艰难、特别的复杂。因为我们有差不多八到十个主要演员。每个人都不一样。除了赵又廷不用试戏,毕竟我跟他演过,韩庚也没有试戏之外,其他人都是通过试戏试出来的。可以说所有这个年龄层的中国演员,我几乎全都找遍了。只要找到觉得合适的,就过来拿几页纸开始准备拍,然后排练,特别像以前自己读书的时候。
 
时光网:那你是演员出身,在导戏的时候是不是对讲戏环节把握最大?你会给演员很大表演空间还是会亲身示范?
赵薇:我会给他们很多建议,怎样处理某场戏。但我觉得讲戏是一个导演不可避免的功课吧。尤其很多演员都是新人,演戏的经验都没有:女二号(指“阮莞”扮演者江疏影)没演过戏,女一号(指“郑微”扮演者杨子姗)也只演过台湾一两部电影的配角。他们没有特别丰富的经验,身上的任务又很重,要承担这么大的戏,十年的跨度啊。拍之前他们自己都不认为他们可以完成这个复杂的功课。所以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教他们:或者跟他们沟通,或者开发他们。

时光网:那在遇到令人抓狂的时候,有没有“干脆我自己来”的冲动?
赵薇:没有,当导演更累,没那个空去幻想这个。(记者:真没想过客串?)我不会的。我不太喜欢这样,毕竟我平时就是个演戏的人,本来就有很多角色可以演。所以不会觉得在自己导演的电影里出现一个画面很过瘾。的确,很多导演特别爱在自己电影里客串,那是因为他们不是演员,所以他们觉得很有意思,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
 
时光网:我们知道你最早的演绎生涯与黄蜀芹和谢晋两位导演分不开,而后作为演员又和吴宇森、许鞍华、姜文、周星驰有过合作,你觉得他们中的哪些人工作方式或影像风格对你影响最大?
赵薇:其实当演员并没有那么多的戏,不用所有的场景都要在场。所以你没有办法跟一个导演把所有的流程都走完,所以(学习的话)更多还是在拍这个的过程里边拍边学。还好我的监制是关锦鹏导演,他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导演。他可以说让我边拍边跟他了解了所有的拍摄流程:具体到我下一步该干什么、我应该怎么去要求,这样子。所以,我觉得是边拍边练吧。
 
时光网:我听说他还是会用他自己拍戏的方法,比如有一条戏大家各有各的意见时,他会建议你拍两条戏。比如说按照你的方法拍一条,按照其他人的方法再拍一条?
赵薇:不是这样子。他不会在别人电影里要求拍一个自己方案的,这不是关导会做出来的事情。但是他会给我建议,“你要不要再多补一个镜头?我怕你剪接不上”可能某个时候确实有难剪接的地方。但不会说你要用我的想法拍一条,这不会的。

“宿舍戏让所有工作人员抓狂”
 
时光网:其实挺好奇,在电影学院学习的理论知识和你之前积累的大量片场经验,哪一个对导演工作帮助更多?
赵薇:都要有,光理论肯定没有用的吧。实践的经验也特别重要,现在感觉特别重要。
 
时光网:我听说你在开拍第一天就连续30个小时没有睡觉,当时遇到了什么情况?
赵薇:第一天是技术上的问题。而且第一天要开机啊,拜神啊。等真正到拍的时候已经下午一两点多了,但是我一早六七点就已经开始开工了。拍了一会儿又去干别的,很快天就黑了,但是又没拍完,所以我们就得打灯,把整个教室打成白天,光打这个灯就又得四个小时。然后打完灯,再接下去拍,拍了不知道多久,我根本不知道。这时他们说已经(连续拍摄)25个小时了。那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其实)我也希望以后用我的经验能尽量避免这个问题。
  时光网:之前有导演说拍校园戏最困难的是在“宿舍”,在这种狭窄的地方摆机位是个让人相当抓狂的事,《致青春》最难拍的部分也是和宿舍相关的戏么?
赵薇:宿舍戏倒没让我抓狂,但是所有工作人员确实很抓狂。确实宿舍非常非常难拍,因为它空间特别狭小。而且我们的宿舍戏非常多,所以我们不可能只有那么简单的几个机位就把那么多场戏都拍掉。所以我们有搭建整个宿舍。搭建宿舍以后,就意味着每次换机位都要把某一面墙拆掉,再换(角度)就要重新砌一面、拆一面。所以增加了非常多的工作量和劳动力。
 
时光网:你之前也说过,票房的事由你影迷去负责。如果你还有机会继续执导电影的话,会不会更注重个人表达呢?
赵薇:我觉得这一部也挺个人表达的,相信后面也会这样,自我一点。
 
时光网:之前我听说你在电影学院的老师给这部作品打99分,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赵薇:85分吧。

“我从来不是班上的积极分子”

时光网:你认为成为一个好导演的标准是什么?你觉得导完这部戏你接近这个标准了么?
赵薇:我就是经验还比较缺乏,所以会造成拍了四个月、给所有人永远拍不完电影的感觉。标准……我不说我自己,就说我认识的一些导演吧。我觉得(好导演)首先要有一个好的艺术感觉吧,第二要能吃苦,第三要热爱。
 
时光网:冯小刚那天在表彰大会上感慨在中国当导演基本上都得去“磕头、拉投资、喝大酒”,你从当年万人拥戴的明星现在转作导演有什么感慨?
赵薇:我觉得我比原来成熟多了,不过我没有(冯小刚)那样的经历。但是我有跟学校的校长或者主任一起吃饭的经历,因为刚拍一天就不让我们去了,要接戏,(所以就)要请学校领导吃饭,让他们好好支持一下我的电影。他们(后来)都非常的支持。
 
时光网:徐峥说他拍完《泰囧》后这一年打算专心做演员,你现在结束导演工作后是不是也这种想法?
赵薇:我也(打算像徐峥)这样子的,其实人跟人的选择也不一样。我觉得徐峥首先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他特别热爱演戏,所以他能做一个特别好的导演。对我也是,我做完这回导演之后和以前很不一样,至少会能吃苦很多,理解上也会深刻很多。但我并没有深刻到自己导了一部电影后都不喜欢表演,或者我觉得演员没什么意思了,我还是对它充满了意思。所以我也特别高兴:我终于可以演戏去了! 

时光网:你和编剧李樯结识是因为《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不过我记得你在访谈中说过06年算作你个人生涯的一个瓶颈,能具体谈谈当时遇到了什么情况?
赵薇:其实我也没有遇到什么瓶颈,只是在05年跟李樯合作完《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以后,06年我就去电影学院读书去了。我觉得也不是瓶颈,只是对生活做一个重新的调整。
 
时光网:你曾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今年的金像奖也有投票权,你觉得自己对整个电影工业有更多责任吗?
赵薇:这个其实我不太好意思,因为在班级里我就不是个积极分子。我更希望干一点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当然如果真的遇到这种情况:大家看得上,觉得我可以,那我也会尝试一下。

2006年,赵薇顺利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不曾想到这个研究生读得如此漫长。如今,导演处女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终于与观众见面,近六年之后,赵薇这个“严重留级”的硕士才算是交上了一份完整的答卷。
 
  现在赵薇终于可以在老师们面前长舒一口气,可是新的烦恼和压力又摆在了面前。去年毕业答辩时赵薇带着几分洋洋自得的表情回答记者:“我的答辩成绩?当然是第一名啊”,现在带着影片班底做宣传的赵薇却有点紧张,紧张票房、紧张口碑,紧张“中国电影观众”这个最严厉的面试官会不会对她满意。
 
  虽然还有烦恼,但却已经是“成长的烦恼”。赵薇不仅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了业,也在自己的人生课堂中修完了一段最重要的学分。

从偶像身份毕业 “小燕子”成了过去时 

不管愿不愿意,赵薇恐怕永远无法与“还珠格格”撇清关系,2000年前后,“小燕子”飞进了千家万户,难以想象的火爆程度让这个当时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惊喜又惶恐。赵薇说那时候每天都会有一麻袋一麻袋的信堆在学校的收发室,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宠爱固然甜美,却也像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负荷,压在了赵薇肩上。
 
  2000年,赵薇坚决辞演了《还珠3》,开始了漫长的转型蜕变期。她在《情深深雨濛濛》中挑战苦情的陆依萍,又在周星驰的《少林足球》里自毁形象扮丑女。加盟《夕阳天使》要跟莫文蔚舒淇拼身手拼身材,她会笑着说压力好大啊,听起来轻描淡写,私下里真的会默默减肥塑形练功夫,还毫无顾忌地奉上银幕第一个“同性之吻”,从各个方面寻求突破。
 
  2003年之后,赵薇先后奉上风格不同的《绿茶》、《玉观音》、《夜·上海》、《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她的口味越来越挑剔,也越来越能呈现出自己对剧本的偏好——文艺气质却不失真实,能给人冲击和感动。她渐渐不再“用力”地去证明什么,而是依从内心做出选择。
 
  2011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安徽老家的主办方特意为赵薇办了“个人影展”,赵薇有点尴尬地说:“我觉得就像一个成年人看自己儿时幼稚恶作剧的画面,感慨和尴尬杂糅在一起,非常复杂,尤其是我的年龄还没到上《艺术人生》的时候……”直到现在,赵薇说起话来也依旧直爽,甚至有点大大咧咧。这次接受采访她坚持素颜出镜,似乎在有意强调自己的导演身份,而非明星。采访中她不懂得跟记者圆滑应对,可对话一结束,她笑着问大家会不会去影院看啊。一个在意作品的评价要远远多于在意自身评价的赵薇,早已不是偶像,而是一个真正的电影人了。 

从导演专业毕业 “赵导”是怎样炼成的
 
  2006年,演绎事业依旧风风火火的赵薇选择了回归校园,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首届MFA艺术硕士导演专业学生,做了著名导演田壮壮的关门弟子。读书时的赵薇完全换了一种状态,整日不修边幅的混在同学中间,吃食堂,逛碟店,按时上课。
 
  一早6点左右起床,不化妆,随便往嘴里塞两片面包就开车挤上北京的二环线,在第一堂课点名之前火急火燎地“飞”进教室。在读研第一年,赵薇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迎接每一天。赵薇出勤率高的令全校吃惊,但她没觉得这有什么——“我如果第一学期就不上课,会让老师同学印象不好的。”
 
  赵薇坦言,一开始她并没有想到导演系的课业如此繁重,剧本、音效、布景,门门都要学。虽然白天的课已经排得很满,但是每天晚上她还会给自己安排看两到三个影片。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了拍摄《致青春》期间。赵薇从开始筹拍的时候就谢绝了所有的戏约,即便不在片场她每天也会抽出大量时间来看片充电。
 
  读研期间赵薇原本也想专心念书,无奈吴宇森等导演频频向她扔来橄榄枝,这样的诱惑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实在难以抵挡。与吴宇森合作了《赤壁》之后,赵薇又接了几位名导的戏,紧接着结婚生子,毕业似乎成了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或许是为了补偿这次“严重拖延”,赵薇用《致青春》这样一部声势浩大的作品作为毕业答卷。去年夏天,她带着粗剪的片子,有几分忐忑的走进毕业答辩现场,今年夏天,她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赵导”,在等待更多的人去检阅。
 
  

本篇编辑:Qing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