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高希希李少红:名著改编影视剧关系像放风筝
来源:Arting365.com作者:新华网发布时间:2010-08-06

左:李少红 右:高希希


编者的话:

新版《三国》的余温刚刚降下,新版《红楼梦》便踏着这股热浪在这个夏天扑面而至,但是网友们却对这两部名著改编剧褒贬不一。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让我们跟随记者的脚步,与两部新作的导演高希希和李少红展开面对面的对话,共同探究名著的翻拍之道。


    ①文学名著与影视改编的关系

    记者:众所周知,新版《三国》和《红楼梦》均是名著改编的影视剧,那么两位导演认为名著和改编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李少红:我觉得风筝关系和镜像关系都存在,因为你是根据原著来的嘛,所以这个关系肯定是纲领作用,小说还是主题的作用。镜像关系我更愿意理解为从文字到影像改编的关系,你说这个镜子里照的,实际上就是把文学性的东西变成影像的创作过程,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镜像关系,就是平面的变成立体的关系。我觉得像这种原作改编,把它变成电视剧的话,实际上就是从一个文学作品变成了另外一个作品,这个作品实际上就是一个影像作品,不是原著本身,换了介质了,从文字文学作品变成了影像作品了。

    高希希:我觉得风筝关系还是比较准确的,因为根儿还是在原著上。另外镜像关系上还是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影视作品实际上是转化的过程,通过原著的基础进行转换,包括前面提到的再创作的过程,也是需要转换的,根儿还在原来那里。但是《三国》还有一个相对特殊的情况,就是《三国》到底是不是历史?因为本身就不是历史,是一个剧,所以在初期创作的时候已经定了这个性了。在这个定性的关系上,我们确定了一个方案,就是“整容不变性”,就是“风筝线”还在上面拽着呢,但是实际上其中的一些东西已经变化了,包括切入点。

 

    ②创新与克隆的比重如何拿捏

    记者:创作并不是简单的克隆,而需要出新,那么两位导演认为你们各自的作品都做到了哪几方面的创新?

    李少红:我觉得首先是介质出新吧,因为你是电视剧嘛,影像的介质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把平面的东西立体化了,这个介质出新肯定是存在的。艺术质感出新就是把它艺术化了,把一个文学里面的文学描写艺术化了,比如像《红楼梦》里面的“葬花”这种意境。另外,因为《红楼梦》描写社会、家庭,描写一些价值观和一些道德伦理观,所以说我觉得它跟现实结合得最紧密。可能从这方面来讲很容易在社会中找到认同的点,因此它应该很具备现代价值观。

    高希希:首先是价值观和认识方式吧,因为我觉得如果新版《三国》没有这种东西的话,它拍摄就没有意义了。我们如何面对这个新版《三国》剧,当时的一个概念就是把所有的素材都嚼碎了,自己咽下去然后再吐出来。所以我们开篇也好、结束也好,它既不是《三国志》也不是《三国演义》,但是你说没有《三国演义》吗?有,全都是《三国演义》的影子,包括故事的章节、人物都是按照《三国演义》的路子在走的。

1 2  下一页
本篇编辑:liz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