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是点子还是产业?
来源:Arting365.com作者:发布时间:2008-11-22

       众所周知,创意经济是21世纪的新金矿,各地都在风风火火地发展各类创意园区,然而国家的经济及管理体制昔日支持的是以实业挣钱的企业,如何适应今日以“点子”挣钱的企业新需求?创意经济时代,如何给个人的智慧创意和产业化经营之间搭建一条顺畅的通路?各类园区如何突破已经出现的一系列“瓶颈”,获得更良性的发展? 

  日前,澳大利亚创意产业专家、昆士兰科技大学创意产业资深研究员金麦克、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第29届北京奥运会动画宣传片总导演路盛章、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范周,四人发起了一场“文化创意产业四人谈”学术沙龙,矛头直指上述焦点。

  工业园区还是创意园区?

  北京、上海是两大文化创意产业的领头羊,北京迄今已经拥有21个文化创意园区,上海也有10多个。作为研究文化创意产业的专家,金麦克先生每年都要到世界各国的园区基地考察,北京的798、南锣鼓巷等自然也去过。

  金麦克并不否认创意经济的巨大潜力,据他了解,去年英国10个大富翁中有2/3是创意人员,而且现在的时代已经给了很多个人展示并且出售自己创意的机会,这都促成了创意经济、创意园区的诞生。在看了很多创意园区后,他感慨,包括中国在内,很多园区不能称为创意园区,只能算工业园区。金麦克先生强调,创意产业的着力点在于“创意”,创意是个人的智慧、想法,是极其难得的,具有个人化特性,但园区是产业化的,这本身就是个矛盾。当人们要拿“创意”挣钱时它就要适应产业的规律,金麦克认为,怎么让各类园区真正发挥企业家个人的创造才能,可持续地发展,是今后各国创意园区首要解决的问题。

  路盛章和范周谈到了一些案例,比如798艺术区、宋庄画家村等建成园区造成巨大影响后,却也面临着一些艺术家外移的尴尬。一方面是园区效应带动了该地区房地产、物业的迅速发展,高涨的房租、物价等给一些艺术家和画廊造成经济压力;另一方面,用金麦克的话形象地说,以前艺术家们是在此互相交流想法、切磋创作的,现在他们却花大量时间在跟买主、旅游者打交道,所以在很多艺术家自发地在此聚集生产创作之后,他们又把创作室迁离了这个日益热闹的地方。这些园区还能不能称为创意园区?在座专家均感觉,创意这个词现在用得有些“过滥”了。

  什么是创意产业的“软肋”?

  张晓明引用了一个法国同行的形象说法,“传统产业就像种树,创意产业就像种蘑菇”。种树只要针对一棵树,但种蘑菇首先要关注的是蘑菇房的环境、温湿度等。他说,创意其实发生在各个行业里,所以创意产业是个普遍渗透的产业,它的发展模式远非以往的传统产业所能借鉴的。发展创意产业,堪称在经济体制、管理体制上的一场革命性举动,而且国家的相关政策作用日益突出。

  范周在承德平泉县调查时,当地园区里的企业最大的呼声就是政府的配套措施,以及给企业搭建的各类平台。一位观众拿红遍全球的《功夫熊猫》作例,其实它的创意并不突出,题材和想像力也并没有多新鲜,但它胜在把中国几乎能用的资源元素整合得很好,而且它的传播范围很广,中国的动画片最缺的其实就是传播渠道和能够为影片配套的资源环境。

  政府在创意园区中应使多少劲?

  有关展示平台、传播渠道和配套的资源环境,所有期待似乎都归结到了政府身上。金麦克称,在他看过的各国创意园区中,中国政府在其中的主导性是比较强的,各类园区建设中,各地政府也担任了主角。他甚至了解到,中国一些政府出资搭建的孵化器,曾给入驻企业提出了几年回报率多少的要求。在他故乡昆士兰也有这种现象,今后,如何在保持园区不过分商业化,如何给园区提供更多可持续发展的条件,应该是各国政府工作的关键。

  张晓明指出,文化创意产业本身效益产出并不大,但它的带动效应很大,房产、物业、旅游等产业能跟着风生水起。面对各地创意园区风起云涌的状况,一大担忧就是园区的过度商业化开发。政府应否花大量资金去建立和管理创意园区,在创意园区中政府应当起什么样的作用?

  范周曾经考察过云南丽江的酒吧街,那里早已人满为患,一晚上都找不到一家酒吧可以落脚,已经让人体验不到游玩的乐趣;同样面临此类危机的还有北京的三里屯,甚至后海酒吧街。一方面解决的办法是政府多出力建立同类集聚区,可以分散人流,比较好地保持集聚区的原貌。

  如今,朝阳区的798艺术区已经蜚声海外,东城区的南锣鼓巷得到海内外的广泛关注,通州区的高碑店也建成了仿古家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媒等产业链,这些在北京比较重要的园区的管理者和政府负责人也参加了此次沙龙。

  朝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锡俊认为,政府在创意园区中应该起的作用是边界上的作用。现在有些地方政府出于各种原因硬性组织的一些园区其实破坏了创意产业的发展,比如现在有些企业靠着政府提供的优惠条件就能生存,反而失去了发展的动力。对于创意经济,政府一方面应该对所有新生事物持包容心态,第二,就是要选准自己的发力点,那就是企业本身。要支持对创意产业环境有贡献、有价值观体现的企业。以798艺术区为例,它对朝阳区的税收贡献基本没有,但它对北京的文化环境有着重要意义。

  南锣鼓巷拥有近800年的历史,要开发它政府有很多工作要做。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党工委书记李铁生介绍了自己的成功经验,就是造环境,比如给里面的各类工作室提供宽松的工作环境,他们在创作上完全没有受到政府干预;还有依赖原住民的力量,让他们加入到南锣鼓巷的发展中,比如鼓励当地居民去开店等,这样可以避免破坏这条街道的原生态,这样的产业链才更有意义。

本篇编辑:lihui